苏州姑苏区心理学校—儿童心理老师

  孩子遭到性侵后,父母的态度才是关键

  一位妈妈打电话向苏州姑苏区心理学校—儿童心理老师来求助,告诉我们:一天晚饭后,温温说她要去楼下玩。我忙着收筷子,说:你长大了,要学会自己玩。温温高兴地出去了。晚上10点,我仍然没有看到温温回家。我很着急,下楼去找她。我根本没看见她。邻居朋友帮我在附近的商场和马路找。一个多小时后,我在一条黑暗的小巷里找到了温温。她的衣服被撕破了,她在哭...

  那一刻,我觉得天要塌了。我们母女痛哭流涕。

  案子很快破了,野兽受到了法律的惩罚,但这并没有平息我们的愤怒。温温的父亲责备我粗心大意,不该让温温晚上独自下楼。我也很后悔。但是,世上没有后悔药。

  温温妈妈告诉苏州姑苏区心理学校—儿童心理老师,这两个月,薇薇安彻底改变了自己。她以前活泼可爱,又笑又跳,还会交朋友。但是现在,她一整天都在哭丧着脸跟她说话,她好像没听见,一脸呆滞。温温曾经是班上的学习委员,每天唱歌上学,唱歌回家。现在每天早上,她都不肯起床,老是肚子疼,头疼,嗓子疼的哭,要我请假。。我当然知道她的心思,但又不忍戳穿,只好顺着她的意思来。慢慢地,温温的学习成绩一路下滑,老师取消了她学习委员的职务,温温更不愿意上学了。

  温温曾经问过我:妈妈,我是不是坏女孩?我坚定地摇摇头:不,你是最棒的孩子!温温又说:那为什么很多人看见我都指指点点的,好像我偷了他们的东西似的?我不知道该怎么说,只好心痛地抱住她。

  事实上,作为一个成人,我也无法接受周围人异样的眼光。女儿的事发生后,很多以前不太熟络的人好像突然变得特别关心我们了,我也不知道他们是善意还是恶意,反正只要别人一提起这事儿,我心里就像吃了苍蝇一般地难受。为了回避别人的关心,我尽量深居简出,以减少和外人接触的机会。

  吸取上次的教训,担心温温再受到什么伤害,除了温温进学校外,我几乎寸步不离地陪着她。温温变得越来越胆小,甚至不敢一个人待在家里。

看着那只曾经欢快活泼的小鸟变得如此胆小、沉闷,我心里又难受又着急。难道一件偶然的事就真的能改变一个人的一生吗?她还能像其他女孩那样轻松快乐、无拘无束地成长吗?她将来的婚恋会受到影响吗?她长大后会不会怪我们没有保护好她?如果是因为我的疏忽而造成孩子一生的痛苦,那我真成了千古罪人。苏州姑苏区心理学校—儿童心理老师们到妈妈的叙述,很理解父母和孩子的痛。

5.jpg

本文内容来自网络,我们对所有资料来源方、原文作者表示由衷的感谢,如果涉及版权问题,请及时联系我们。
 
 
在线留言咨询
电话
13013880562
业务热线
13013880562